/!无广告!

    本来林树还觉得,小山跟猴群到底是算近亲,应该能很好相容呢,可结果完全不是那么回事,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说起来,现在猴群的平均智商,应该跟幼小的小山差不多,可它们明显忌惮小山,也不知怎么察觉出它厉害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即便是猴群的独眼猴王,在小山面前也绝对不堪一击,这一点倒是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林树惆怅了下,直接拎着小山上了猴儿洞顶的平台,招收叫过白眉老猴和独眼猴王道:“它叫小山,你们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白眉和独眼的灵智稍微高些,看着他的语气表情,再加上手势比划,便大概理解了意思,可又不知道具体该怎么跟小山相处,似乎有点纠结。

    林树也有点挠头,想了想还是放开小山,不料小山直接跳到了独眼头上,借力再跳,嘭的一脚把旁边一个猴将给踹翻在地,随即又灵活的爬到高出,呲牙发出稚嫩的低吼,仿佛在示威。

    猴群顿时聒噪起来,明显很是恼火,连猴王和白眉都看向林树。

    林树呲呲牙,摆手道:“去吧,揍吧还是,谁赢了谁说了算,这才是你们的生存法则。”

    见他摆手,独眼低吼出声,顿时又有几只健壮的猴子扑向小山,似乎准备逮住它教训一顿。

    可不料这几只胆大的家伙,冲上去之后也很快被揍翻,他们也算被猴儿酒提升过,可面对幼年搬山猿,竟然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猴群顿时怕了这个奇怪的同类,独眼猴王却呜呜出声,焦急的看着林树。

    林树再次摆手,猴王直接怒吼扑出,直接跟小山打成一团,它竟然真的有一战之力,不过也仅此而已,几个回合便被小山挠花脸,差点把另外那只眼睛给抓破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眼看小山还要扑击猴王,林树有点头疼,感觉它怎么个皮孩子似的?赶忙喊停,可小山却不听,还是前冲。

    林树直接飞起一脚把它给踢飞出去,掉进草丛里咕噜噜滚的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“滚回来!”林树想明白了,也不能光给甜枣,该揍还得皱,不然它还不得反了天?棒子和甜枣都得有才行。

    猴群震惊不已,跟着欢呼起来,过了会小山才从树丛里爬出来,头上沾着草屑,委屈又忌惮的看着林树。

    不过它跟着看到林树手中的补灵丹,立马又开心起来,颠颠跑过来,跳到林树手臂上蹲下,抱着补灵丹就啃。

    但林树只让它吃了一半,拍拍它脑袋,给白眉老猴比划了个喝酒的动作,老候会意,赶紧吩咐独眼去取了一杯猴儿酒。

    林树却没直接给的小山,而是把金黄色的酒液放在旁边,随后蹲下看风景。

    身为灵兽的小山对灵气何等敏感,自然察觉到猴儿酒的特殊,馋的直流口水,不停绕着酒杯转圈,看样子很想喝。

    可林树偏偏没反应,它到底忍不住了,偷瞥了眼林树,便伸手去抓杯子,可就在这时,嗤然一声,一道灵气冲击,直接打在它手边。

    小山吓一跳赶紧跳开,等看到是林树打的,才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林树只是板着脸看它一眼,也不多说,便又转过头去,可过了不大会,小山又馋的凑过去,各种想喝。

    等它终于又忍不住出手时,林树再次出手警告,甚至还故意的打在它手上一次,疼的吱吱哇哇乱叫。

    如此折腾几次,聪明的小山也明白咋回事了,急得抓耳挠腮,可没有林树允许,它不敢再伸手,还学会了呜呜着讨要。

    林树很满意,这才端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半,剩下一半放下,冲它点点头。

    馋的流口水的小山赶紧扑过去,喝了一口表情有点古怪,似乎有点失望,发现灵气还没补灵丹浓郁呢!

    不过跟着它就品出猴儿酒本身的香甜了,忍不住再喝一口,然而更喜欢,跟着就直接一饮而尽,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跟着林树发现,这家伙竟然会喝酒脸红,红的就跟猴群的屁股似的,而且它明显不胜酒力,走路都开始摇晃了,晃晃悠悠的回到林树身边,干脆倒在他怀里犯起迷糊来。

    林树哭笑不得,抬手把它丢向了独眼,独眼猴王很懵比,下意识接住却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林树摆摆手,又取了一点猴儿酒,随即直接离开猴儿洞,朝更深处那处有暗河的石洞走去,那两只也偷过猴儿酒青狼,不知道还在不在。

    他如今在山里如履平地一般,很快便抵达山洞,果然发现那两只大青狼还在,见到他两只青狼顿时有些瑟瑟发抖,林树却把猴儿酒分给它们,随即直接朝暗河旁边的石壁走去。

    石壁依然在,那道溢出灵气的缝隙也还在,依旧不紧不慢的溢出微弱的灵气。

    站在石壁前林树皱眉瞧了很久,他已经掌握符阵之术,可却还是看不出石壁上的符文是什么意思,是符阵禁制没错,但跟他认知的符阵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所以这禁制后面,到底是什么呢?之前发现这里之后,林树便再没来过,当时

章节目录

林树穆婉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能狂少只为原作者七宝浮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宝浮屠并收藏林树穆婉儿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