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世的愿望终于在这一刻达成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嫁给了她梦寐以求的男人。

    前世火海里的憾恨终于不再重演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的心情是忐忑大于欢喜。

    妈妈说,婚姻是要经营的。

    光有爱情,在婚姻里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婚姻是两个人的妥协包容,是为了对方去牺牲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江挽月跑去推开窗,外头夜色浓重,凉风吹得格外的凉快。

    她想让夜风吹散此刻心里的焦躁。

    分明她渴望的幸福已经到手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不安呢?

    抑或是,现在唾手可得的幸福美得太不真实。

    会像梦境一样幻灭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,是失去这一切。

    前世她习惯失去,失去童年,失去母亲,重复得到和失去,最后失去他。

    江挽月捧住脸,凝眉不安。

    她习惯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突然而至的婚姻生活让她有些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顾云卿洗完澡,穿着白色背心和黑色长裤进来,挺阔的胸膛将一件简单的背心穿出了别样的质感。

    而修长的黄金身材比例更是显得他气质超然,白皙温雅的面容让看上去儒雅俊秀。

    然而,就像顾嘉叶看这个哥哥总结,妥妥的斯文败类。

    他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短发,见新婚妻子站在窗前发呆,便把毛巾挂在椅背上,过去温柔地搂住她的腰肢,他的声音在她的耳畔温存磁性,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江挽月对他说出自己的忐忑,“在想我们的婚姻,我没有信心能经营好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经营婚姻是两个人的事,光靠一个人的努力怎么够?”顾云卿体贴地握住她的手,“我也是新手,顾太太,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江挽月原本紧张忐忑的心情被他的三言两语轻松化解,敛着眸笑,极尽小女儿的娇态。

    “天晚了……”他意有所指地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用蚊蝇般的声音应着。

    可两人都没有下一步行动。

    静默了半分钟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便随口找了个话,“你渴吗,要不要喝点水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顾云卿就去厨房倒点水进来。

    屋内半明半暗,只点着床头那盏暖黄色的灯。

    他看见小妻子斜倚在床头,棉质的睡衣短裤下是一双修长雪嫩的腿,上衣半露出一截白皙细瘦的腰肢……

    她用手支着脑袋,冲他笑得妩媚动人,犹如妖精附体。

    顾云卿紧握住搪瓷水杯,这样的视觉冲击是人生头一遭,他下意识转身欲走,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挽月只觉得天雷滚滚,猛地坐起身,轻唤道:“你走哪儿去?”

    顾云卿猛地停住了脚,后知后觉,是啊,这是他们领证第一夜,那是他的妻,他要到哪去呢?

    他回过身,略显局促解释道:“水有些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吹凉呀!”江挽月还是头一次见他如此,不自觉在心里暗笑。

    顾云卿看上去有些无措,再看看灯光下那美得惊心动魄的美人,只觉得喉~~头干渴得厉害。

    江挽月拍拍身边,“你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卿的脚不受自己控制,径直过去,轻轻落坐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江挽月水蛇般的身子缠了过来,将头腻在他的肩上,声音慵懒又娇甜,“帮我试试烫不烫?”

    顾云卿将双喜搪瓷杯放在嘴边碰了碰,“不烫,喝吧!”

    他端着水杯喂她,江挽月轻抿了一口,突然惊道:“呀,好烫好烫……”

    顾云卿:“!!!”

章节目录

重生之辣媳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全能狂少只为原作者北湖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湖月并收藏重生之辣媳当家最新章节